随波逐流

什么是恶毒?什么又是仁慈?

所有生物都是依借其存在方式而存在。
                         ——《虫师》
          

斑失马焉知非福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老头(斑),他有一所大房子,有一匹马(带土)(对不起我也笑了)。
    

        虽然他脸上有丑陋的伤疤,但斑依旧对它十分“喜爱”。

        一天,他的带土跑了,斑为此十分伤心。
       “哎呦!我健壮的马儿啊,你真是…可算走了,瞧瞧你脸上那疤,天天给你喂草,能把我吓个半死,一说要我哪天一不留神被你吓个中风来,看你怎么办………(省略5万字)”
      

      他的儿子(佐助)看斑自带土走后一直神神叨叨的,疑似要提前进入老年痴呆,佐助也急啊,于是找了大蛇丸商量对策,大蛇丸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你听过一个故事没?”

      “你没说我怎么知道我听没听过。”

      “那我现在讲给你听blablablablablabla”

      “那你的意思是说,带土会找一个漂亮的姑娘回来”
   
      “聪明”

      “不不不,那不可能,哪个姑娘会瞎了眼找他呀!”
      
     “万一呢,你也别操心这些了。”
     
        于是,佐助回去给斑讲了这个故事。

         至此,斑每天都期盼着带土带个漂亮的姑娘回来,虽然很有可能是带土拐回来的。

        直到一天,带土带回来一匹漂亮的白马(卡卡西),嗯,漂亮,白色的不错,黑白配嘛,就是有一点儿不符,嗯?你问哪点儿?这(哔)(哔)是个公的啊!!
     

        带土你小子行,给我去搞基,算了算了,就这样吧,日子还得过啊。

       你以为故事到这儿就结束了,nonono,还有还有,客官别着急。

       平静的日子没多久,斑的儿子佐助又去作死了。

       那天,他骑着卡卡西(对不起我又笑了哈哈哈)去断臂山赴朋友的约,其实就是干架。回来后少了一只胳膊,嗯,胳膊,少了个胳膊矮!

        至此,斑又变的神神叨叨的了。

      失掉了胳膊的佐助每天浇浇花,逗逗鸟,过着惬意的老年退休生活,他也常劝斑别介意这条胳膊。

      但,没用。

     一天,村里拉健康的壮丁去打鱼,佐助作为残疾的自然不能去。
  

       不过,这次打鱼可不顺利哦!死的死伤的伤,隔壁那止水鼬夫夫去了,全死了 。佐助还很伤心。

       隔壁的隔壁,泉奈因为失去了眼睛,所以没去,他的丈夫就可惜了,也死了,对此,佐助毫无感觉,泉奈好像高兴疯了,啊,错了错了,伤心疯了,斑看泉奈哭成这样也很伤心,不过,最起码他儿砸没死,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Dream.

幕后:
带土,卡卡西:为什么我们是匹马?!
佐助:我为什么要当他儿子?(指着斑)
斑:嘿,你以为我想当你爹
鼬,止水:我们就提了一下就死了,我们说什么了。
二代火影:连我名都没提就死了,你们好意思说话?!

写的时候突然想到要是泉奈骑着二代去赴约,岂不是圆了他的梦。
凭记忆写的,有不对请见谅。

旧人(鸣佐)

文笔烂烂烂,重要的事说三遍,还是劝你慎点的好,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还有,这是一篇现代文。
下面开始正文:
第一章 炎热夏天的又一次相逢

         “爷爷,爷爷我要听故事!”“嗯…好呀,你要听什么?”“就讲,就讲,爷爷你年轻时的故事吧!”“嗯。”布满老茧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看着十分扎手的头发,其实,很柔软的,和那个人如出一辙。那个人呀“爷爷,你还讲不讲?!”“讲讲讲,乖哈~”唉,年纪大了就爱伤感……

        嘘~别说话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很长很长,不过你可要听完哦!

       9月,夏末,伴随着燥人的阳光和知了声,开学季到来了。

       “为什么即使秋天快来了,还是这么热啊我说!”“你抱怨也没用,你以为你抱怨就可以让秋天快点儿到来吗。”“那多好啊我说!”“……呵,现在是白天吧?”“是啊。”“我看你在做梦。”少年人愣了几秒马上说到:“你才白日做梦呢!”说着就要向另一个少年打去,“省点儿力气吧,心静自然凉听过没?”这是两个少年人的对话。
     
        什么?主角是这两个少年?哎呀,不是啦不是啦,只是其中一位而已,那个有口癖的少年叫鸣人,是我们的主角之一,啊?鸣人旁边那个啊,叫鹿丸,顶多算个配角吧。(……麻烦……)看,对吧。

       让我们把镜头转回来,“明天有新同学,可能会坐你身边,对人家好点儿啊。”鹿丸吧老班的话一字不差的转给了鸣人。真是的,干嘛让我做这种事,春野樱同学不是他的邻居吗?,让她转达呗,真麻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愿是不是(这句话是和不是之间停顿一下,不然意思不对),我管你。”翻给鸣人一个白眼,大步走开了。

       来到教室,鸣人做到那个没同桌的座位上,突然要有个同桌好不习惯啊我说,常年霸占了两个桌子的鸣人想道,不过新同座长什么样子呢?正在神游天外的鸣人突然感觉到教室静了下来,老班来了。

       老班站在讲台上,拿着讲义轻轻拍了下桌子,大家静一静。”看到马上坐好,等待老班发话的学生们,卡卡西满意地点点头,“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下。”啪啪啪!掌声响起。“新同学和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同学们好,我叫宇智波佐助。”“佐助!”几乎在新同学说出自己名字的同一时间,另一个人也喊出了他的名字。

                                                                  ————Dream.

很短很短,开篇文练练手,第一篇惨不忍睹惨不忍睹,黑历史啊简直,希望有人能看看,提点意见,如果你看到了这儿,那我向你表示感谢(鞠躬)。

HAPPY NEW YEAR. (标题与文章无关-_-)(鼬×佐助)

小学生文笔,谨慎食用
佐~未婚,绝无佐樱,请放心
第一次发文,多多指教
那么,开始?
——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
1.“佐助啊,这次多待几天吗?”
“嗯!尼桑。”
2.“佐助,快到新年了,我们打扫一下宇智波的大宅吧?”鼬鼬面带微笑的说道,“嗯?新年?”佐助扫了一眼日历,还真是。虽然大宅也经常打扫,但要全面打扫干净还是要一天啊。
3.夕阳的余晖洒落在这片土地上,虽曾经也是经历了腥风血雨,但两个年轻的生命还是消磨了之前的暴戾的气息,充溢着一股温馨的感觉。佐助坐在后院的长廊上,嘴里哼着的是一首在每个夜晚都陪伴入睡的歌谣,直到那天后……“佐助,你看我……找到了什么了。”鼬的声音唤回了正在神游的佐助,听到那歌声,也不由的顿了一下。Then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佐助你不用担心。”“嗯?什么啊?”“不,没什么。你看我找到了什么?”“相册啊。”这是一本外皮很旧的相册,但翻开里面就会发现一些近年来照的照片,最后还空缺着一张位置。“啊,佐助你看,这是我们的全家福呢!我还记得那天我去买水,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都不在,你还以为我们不要你了,自己一个人在照相馆大哭呢!哈哈,那时的佐助可真可爱呢!”这种黑历史有什么可说的,尼桑真是的。但为了不扫哥哥的兴。相册中收录着第7班的合照,鹰小队的合照,还有最近才拍的第7班合照……
2.“叮咚!叮咚!叮咚!”“啊,来了来了。”“新年快乐!”门外站着的是一脸傻笑的七代目,一脸嫌弃的小樱和慵懒的卡卡西。“尼桑,谁呀?呦呵,过年了原来七代目的工作这么轻松啊。”“佐助你那啥语气啊我说,想打架吗!”“有本事来啊!”“今天你们俩就别吵架了,都是成年人,怎么还像个孩子呢。”实在看不下去的鼬说道。“看在哥哥的面子上就原谅你。”“看在鼬大哥的面子上就原谅你。”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哈哈哈哈哈!”
2.“好了,伟大的七代目,你带的具体目的是什么,我可不信你在百忙之中与鹿丸死缠烂打的请假就为了送一句新年快乐。”“哈哈,那个,我们想让你们和火影村的忍者拍张合照……”“不去!”“唉,我就说是这样吧。”早就猜到的小樱无奈的说。“看在老师的面子上也不行吗?”“这个嘛。”看到佐助神色有也动摇,立马眼神会意鼬,get,秒懂~“佐助就一块去吧。”“嗯,好吧”看到哥哥都这么说了,还是去吧。
1.“吊车尾的快点!”“来了来了!”摆好相机的鸣人立马跑到队伍中间一坐“来,大家一起喊新年快乐哈!”“新年快乐!!!”咔嚓!“我爱你。”鼬隐约在耳边听到一个声音,很明显是对他说的,但马上就被淹没在巨大的声音中了,佐助当然知道是谁。那张空缺的位置也被这张相片补上了。
0.“鼬你听到了吗?”“嗯?”“没什么。”睡意忽然席卷而来。“我也爱你。”依旧是模糊的听到,不过已经够明显了。烟花绽放在天空上。我们都很很幸福,不是吗?
by. Dream(梦)
————————————————————
感谢你看到了这里,第一次发文,我把这第一次献给我最爱的cp,希望他们被世界温柔以待。再次谢谢看到这的你。顺便说一句HAPPY NEW YEAR!